• 省政府新聞辦批文·浙新辦[2008]17號

  • 龍灣區唯一具有新聞發布資質網站

  • 溫州市第一批文明網站

  • 溫州市網絡文化協會理事單位

  • 市級青年文明號參賽崗

微信 新浪微博 APP

您所在的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龍灣新聞網  ->  專題專欄  ->  人文龍灣 -> 正文

屎瓜

2020年07月14日 10:30:04來源:龍灣新聞網

  ■ 丁欣華

  有一種瓜,你吃了一次,肯定保證你一輩子忘不了,反正與我是這樣的。它有時候長在一堵矮土墻上,有時候長在河岸邊;幸運的話,有時候也長在人家的菜園里。它有時候是南瓜、冬瓜、西瓜,有時候又是甜瓜……我們小孩子反正一律喊它為屎瓜。

  自打孩提那時候吃過,到現在再也沒有嘗過屎瓜了。盡管家里擺滿了從超市,小攤販上購買來的南瓜、冬瓜、西瓜、甜瓜,可我還是懷念屎瓜。即使你問瓜農什么是屎瓜,瓜農對此肯定也是一臉的茫然。

  那是一個暑氣逼人、悶熱的夜晚,村子里大部分人都集中在曬谷坦上乘涼,堂兄弟們正纏著爺爺講故事。我與弟弟乘大家不注意的時候,悄悄地溜了出來。今晚可真是一個絕佳的機會,我熟門熟路打開爺爺家菜園的籬笆門,弟弟提著螢火蟲燈,一陣摸索后,摘下菜園里最大的那個屎瓜——甜瓜。回到家里,不敢開燈,黑燈瞎火,兄弟倆一人一半分吃了。隨后,又潛回到曬谷坦上,堂兄弟們還在傻乎乎地聽爺爺講故事呢。我這么一描述,擱在現在聽起來,可有點在開心網上凌晨起來在網上菜園里偷菜的感覺。

  當第二天灼熱的陽光曬在屁股上,當堂兄弟在爺爺菜園里大哭大鬧的時候,我與弟弟還帶著甜瓜的甜味酣然入睡。當爺爺在自家菜園里發現野生的甜瓜藤時,爺爺說那是屎瓜。爺爺答應屎瓜長出來的時候,最大的那個給堂兄弟倆。小時候特別敏感,總感覺爺爺對堂兄弟倆有點偏愛,我兄弟倆大部分童年時間隨父母住在外地,有點疏遠。聽爺爺那么一說,心里極不舒服,我和弟弟就暗下決心,先下手為強,一定把那個最大的屎瓜偷到手。

  每當瓜果成熟的季節,我與弟弟都會翻遍整個村莊,在田坎邊,在河岸邊,在廢墻邊尋找屎瓜。一次在田坎邊發現一個足足有10來斤的屎瓜——南瓜,當兄弟倆費力地搬到家里時,媽媽笑了,奶奶把它做成南瓜湯圓。如今上酒店吃南瓜湯圓時,就會想起奶奶,想起奶奶那美味可口的南瓜湯圓。奶奶以98歲的高齡離開我們,如今已有十幾年了。

  屎瓜,就是人在吃西瓜、南瓜、甜瓜等瓜果時,隨口而吃進去的瓜籽消化不了,混雜在人排泄出來的糞便里,散落在河岸邊、田坎邊、菜園里,來年發芽長藤,長出的瓜果,我們喊它為屎瓜。望著水果攤上琳瑯滿目的各式各樣的水果,有寶島臺灣的,還有泰國、美國等地進口的,可是人真奇怪,我還是經常想起連香蕉也不知道為何物童年時代的屎瓜。它歷經磨難,它出身卑微,它隨遇而安,它不受瓜農的呵護,自生自滅,但它有著頑強的生命力,它是我童年時代的美好回憶。

  時過境遷,我居住的村莊早已不復存在,早已融入了大都市,只見高樓挺拔,不見一爿菜園,更難尋覓到長到河岸邊、田坎邊、長在廢墻上的屎瓜了,河已變成馬路,田野上蓋起商品房……

  我躑躅在老家的馬路上,想起了屎瓜、想起了我家門前的那條清澈的小河、想起了爺爺、奶奶……

[編輯: trs接口] 
分享到:
下載

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