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省政府新聞辦批文·浙新辦[2008]17號

  • 龍灣區唯一具有新聞發布資質網站

  • 溫州市第一批文明網站

  • 溫州市網絡文化協會理事單位

  • 市級青年文明號參賽崗

微信 新浪微博 APP

您所在的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龍灣新聞網  ->  專題專欄  ->  人文龍灣 -> 正文

圣旨門紀事

2020年07月14日 10:28:34來源:龍灣新聞網

  ■ 王則信

  永昌堡內圣旨門取名于何朝何代,身邊的大人沒有一個知道,包括大家一致公認曉得不少天文地理知識的秀才——一爺相公也不例外。沒有人知道那就讓它去好了,反正某朝某代曾有某個皇帝下過一道黃皺皺御書至此總是真的,不然肯定不可能有這么個聳人聽聞的地名。

微信圖片_20200714102615.png

  圣旨門底住著我小學念書時的幾個同學,其中一個便是與我同屬一個房族,而且與我家有通家之誼的王陽松。父親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,母親臉部有明顯的生理缺陷,但心地格外善良,還給他生了兩個腰圓膀粗的哥哥,全家以種田為生,家境貧窮那就可想而知了。

  他家的房子特別低矮,比我稍高的男孩進去就得低頭,否則非撞上前額不可。所以我每每有事到他家,總是格外小心翼翼,自覺地把頭低得不能再低。

  “明天又是初八了,去不去捉涂?”進門我就朝同伴陽松劈頭問道。

  甌江潮汐有期,每月初八或廿三,落潮時間恰是清晨。從城堡出通市門東行七八里,才能到達茫茫海邊。所以捉涂的人們往往天蒙蒙亮起床做飯,不然趕不上朝候。是故,城堡里的百姓,甚至連小小年紀的小學生都知道“初八廿三,起火昢旲(方言,黎明,音pèi dà)”這句民諺。

  陽松是我捉涂時合作時間最長的伙伴。新春時節在冰冷刺骨的海涂撿蚜螄,清明前后在泥沙相間的涂灘上撿泥螺,夏天則是刨蛤蜊或趕在浪頭未漫過腰身之前,用推網去抲米粒大小的跳魚(俗稱藍鰗)。只有到了冬天,涂灘上少有別的海鮮了,需要到樂清大荊才能挖到溫州城里人當時還不知道如何吃法的泥蒜。但這是大人們才能做的事,小孩子是無法涉足的。

  每次捉涂,陽松和我一人各系一個竹簍兒,里面放著母親在煮地瓜稀飯時蒸熱的“水蒸糕”,而且通常只有長形的一小塊,這就是我們的午糧。不過陽松家后院的矮墻旁,植有一株葡萄,從酸酸的葡萄可食開始,說話甕聲甕氣,我管她叫大嬸的陽松的母親,會順手拿過生銹的剪刀剪下兩串,放在我們的簍兒里。于是,我們手提竹制的盛放魚蝦等海鮮的器皿,興沖沖地上路了。

  海涂是個極神秘的世界,特別是農歷清明過后,它的豐腴、富有和慷慨,簡直令人難以置信,只有一只紅色大鉗的“青蛄”,淺淺積水中開著菊花似的沙蒜,拖著長長的行跡的泥螺,還有細細沙泥下的蛤蜊、文蛤……我們貪婪地時而追逐,時而彎腰,不知疲倦地勞作著。那一小段的“水蒸糕”,未到中午,早就進入轆轆饑腸了。中午的驕陽沒遮攔地照在無垠的涂灘上,我們都快招架不住了。這時,忽然想起背后腰間的寶物,那酸酸的葡萄立即成了我們的“接力”(方言,點心),非常解渴,真是勝似天庭仙果的佳品。我們用墁有涂泥的手,反手伸進腰間的簍兒,小心取出,一再端詳,選中最小的一顆先扣摘下來,送進嘴巴,含在口中,舍不得輕易咀嚼吞下。

  說來也真夠靈驗,原先干燥的嘴巴,頓時沁出汩汩口水,使人立馬獲得一種極其痛快的滿足。

  漲潮了,隨著嘩嘩送來的潮聲,原來還露出一攤攤涂泥的一個個“洼地”,很快被上漲的潮水浸沒了。別看我們才十歲出頭的“廝兒”,卻早早懂得“人行三步潮漲一步”的“規律”,從容地拉著裝有滿滿勞動成果的竹籮,深一腳淺一腳地朝海邊防波堤走去。

  我說過,我的父母和陽松父母的關系非同一般。我對他母親給予的饋贈,回家只需同母親一說,她準會命我下次也要送給陽松一點什么。橡皮擦之類的東西我是沒有的。好在我的大哥是當地小學的校長,經常有些用過的辦公紙需要處理。鄉下人崇拜孔圣人,認為寫有字的紙張只能燒掉,不能派作其他用場。廢紙上有大小不一的空白處還可寫字,于是討來后我將它送給陽松。站在一旁他的母親——我的大嬸,依然會用甕聲甕氣的語調,說著在我聽來特別親切、溫暖的話……

  有一年夏天,大約是早禾登場不久,我聽說陽松的父親臥病不起了,陽松也連續幾天不見來校上學了。我恐他誤了功課,以后隨班跟讀有困難,便想主動給他“補課”。哪知我剛剛舉步走出家門,陽松母親已出現在我家門口。

  “他一直放心不下呀!”大嬸用青筋畢露的右手,揩拭著皺巴巴的淚眼,對我父親說,“我奇怪了,他想什么呢?那眼神……后來才曉得,他是聳著驢兒樣一對耳朵,聽窗外大兒子的打稻聲……”

  大嬸的話變得含糊起來,變得我難以聽懂了。因為心中惦記著陽松的學業,未等她說完我先自去了陽松家。

  父親后來告訴我,陽松媽說,受了一輩子苦的老伴,因為放心不下接茬的大兒子是否用心做農活,特地關照她把大兒子打過的稻頭拿進矮屋,放到跟前,直至發現脫落過的稻頭找不到一粒剩谷,才安然閉上眼睛!

  但是,陽松最后還是輟學了,因為母親需要幫手——盡管這個小小幫手只能到海涂撿些泥螺、文蛤之類的海鮮,但對于一個貧窮如洗的農家,畢竟是一種貼補。

  圣旨門或許有過昔日的輝煌,但印于我童年心靈上的,卻是一段慘酸的記憶。

[編輯: trs接口] 
分享到:
下載

微博